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我和我的祖国:吴孟超,为祖国医学事业奋斗终身

2012-06-27 16:02:00

中国肝胆外科创始人和开拓者、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全国100名感动中国人物候选人,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在肝胆外科领域里取得了太多的成绩,也拥有许多荣誉。在祖国60年生日来临之际,88岁的吴孟超心潮澎湃地说:“我要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奋斗终身!”

 

小时候,祖国是他心中的梦

1927年,母亲带着五岁的吴孟超去马来西亚投奔在那打工割橡胶的父亲。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吴孟超正读初中。当时从国内来了一个思想进步的老师,经常给他们讲国内的抗日形势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吴孟超虽然年龄不大,但非常痛恨那些欺负中国人的外国人,同时也特别希望国家强大。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吴孟超和几个同学通过陈嘉庚先生组织的华侨抗战救国会,给在延安的八路军总部捐了款,为国内的抗日尽我们的一份心。想不到的是,竟然收到了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回信,鼓励吴孟超和同学们回国抗日!这让他们激动不已,回国的想法也就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毕业时,吴孟超毅然放弃父母为他作的去英国读书的安排,和同学相约回国抗日。而当他们回国途中在越南西贡海关登岸时,验关的法国人要他们在护照上按手印,而同时过关的欧美旅客都是签字。吴孟超就跟那个验关的说,我们也可以用英文签字,为什么不让签字而让按手印?那个人吼道:你们是东亚病夫,不准签字!吴孟超当时气得要命,但是没办法,只有屈辱地按了手印。吴孟超当时就想,我们的国家一定要强大起来,我们再也不要受外国人的欺负和歧视!

 

为了祖国,他走上肝胆外科路

回国后,吴孟超发现当时的形势根本不允许他去延安。参战抗日的想法不能实现。于是,吴孟超就和几个同学合计着,要继续求学读书,就这样,他进入了因战乱迁到云南的同济中学附中继续学习。

高中毕业时,他报考了同济大学医学院并被顺利录取,开始走上医学报国的道路。

一直以来,我国都是肝炎、肝癌的高发区,但直到1949年,中国还没有人能做肝脏外科手术。上世纪50年代,一位外国医学权威曾断言:“中国的肝胆外科要达到国际水平,起码要30年。”这句话让当时还是住院医生的吴孟超心里很不是滋味,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样子让外国人看看!回到家里后,他在灯下写出“卧薪尝胆,走向世界”八个大字,作为座右铭挂在床头,激励自己为之努力。

1958年,吴孟超所在的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成立了由他任组长的肝胆外科“三人研究小组”,开始向肝胆外科进军。当时,实验室就在养实验犬的“狗棚”里,只有几张旧桌椅,几把刀剪,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那时候,国内外的肝脏手术都卡在了术中和术后出血这个“瓶颈”上,出血的根本原因在于对肝脏的解剖关系认识不清,吴孟超决心首先攻克肝脏解剖理论这一难关,在“狗棚”里一呆就是4个多月,饿了,用热水泡凉馒头充饥,困了,用冷水洗头提神。接连试用了20多种灌注材料,做了上千次试验,终于成功制作出我国第一具肝脏血管铸型标本。此后,他和同事一鼓作气,制成了108个肝脏腐蚀标本和60个肝脏固定标本。经过反复的研究、实验,1960年初,他们根据中国人肝脏大小数据及其规律,大胆提出了“五叶四段”这个崭新的肝脏解剖理论,为肝脏手术奠定了解剖学基础。直至今天,国内医学领域依然采用这一理论。

1960年,在“五叶四段”理论的指导下,吴孟超主刀完成了第一台肝癌切除手术。这例手术的成功,打破了肝脏外科的禁区。之后,他先后发明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切肝法”和“常温下无血切肝法”,开创了我国肝脏手术技术革新的先河,让中国肝脏外科的手术方法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1963年,吴孟超再一次闯进肝脏手术的禁区,主刀完成我国第一例中肝叶切除术。那时候,全世界敢做中肝叶手术的也绝无仅有,这就标志着我们一举迈入了世界肝脏外科的先进行列!而这时,距那位专家的预言还不到10年。

 

站在世界医学最高讲台,他为祖国骄傲

1978年,科学的春天到来,天空阴霾散尽!

从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回到上海后,吴孟超很快申请成立了我国第一个肝胆外科学科,并第一批招收研究生。从此,我国肝脏外科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发展。

1979年,我国的肝胆外科正式走上了世界舞台。那年9月,第28届国际外科学术会议在美国旧金山举行。参加这次会议的有美、苏、英、法等60多个国家的2000多名外科专家,代表着世界外科最高水平。吴孟超和吴阶平、陈中伟、杨东岳接到了大会邀请。在西方医学界人士眼中,现代医学的源头在西方,只有西方医学家才能在这种档次的会议上成为主角。从大会宣读论文的目录看,将在会上宣读肝外科论文的学者共有3位,前两位都是西方国家代表。在吴孟超之前宣读论文的两名外国人,加在一起的肝癌切除术共18例,而吴孟超一个人就做了181例。他的手术成功率、自创的肝脏解剖理论和发明的止血方法等,在会场上引起了强烈的轰动!当吴孟超的报告结束时,与会代表热烈鼓掌!也就是从那时起,确立了我国在世界肝脏外科界的领先地位!我们的手术方法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在那之后,吴孟超又连续创造了世界肝脏外科史上的多个第一,使我们这个肝癌大国的肝癌研究与治疗牢牢占据在世界肝胆外科的最前列!

 

为了祖国的医学事业,我要一直干下去

在获得2005年国家最高科技奖后,有的同志劝吴孟超,该功成身退了。但吴孟超认为,作为一个党和国家培养的普通医生,还没有研究透肝病的发病规律、还没有找到解决肝癌的最有效办法,只有倾尽毕生之力去工作,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才能对得起国家和军队的培养!

2006年初,吴孟超联合其他6位院士,向国家有关部门打了个“集成式进行肝病诊疗研究”的报告,领导非常重视:国家卫生部已经将肝癌集成式研究列入“十一五”国家传染病重大专项,吴孟超领导的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在这个重大专项里申请了三个课题,总经费达1.7个亿,在全国上百家竞标单位中首屈一指。国家发改委也要在上海建立一个由吴孟超牵头负责的集国际领先性、不可替代性和高度开放性于一体的一流科研平台——“国家肝癌诊疗科学中心”。目前,该中心已在上海嘉定区奠基落户。

吴孟超今年已经88岁了,但每天还是正常上下班,每周除了周二出专家门诊外,其它4天都要上台手术,还经常连续开三、四台手术。除了医疗上的工作外,吴孟超身为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还经带领这个国内唯一、国际一流的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创新发展。目前,他们正在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建设肝胆外科医院新院区。吴孟超说,一个人的生命有限,但事业没有终点,我要为我国的医学事业奋斗终身,为更多的肝炎肝癌病人造福。(张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