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可爱的吴老

2012-06-27 16:03:00

吴老很有趣——

据说年轻时候搞研究没空洗衣服,他在水中倒入洗衣粉,再浸入衣物,隔几日捞起冲净,众人疑惑:如此就算洗好?他答:“洗衣粉中含酶,衣服污垢会随之溶解,到时自然干净。”如此言之凿凿,且有“科学论证”,众皆愕然。

吴老是个大家,但生活极其随意,夫人吴佩煜原是长海医院妇产科教授,她称吴老“很好养”,给什么吃什么,给什么穿什么(军装里面),最爱喝小米粥、萝卜小排汤,不太喜欢吃太多刺的鱼,嫌那玩意儿太麻烦、浪费时间。在东方肝胆医院工作的人,尤其是麻醉科手术室的同志,经常可以“欣赏”到吴老的内部穿着,据说有一次穿着两只颜色的袜子就去手术室了,还有一次让大家看到了他汗衫上的多处破洞……

吴老为人十分和善,在医院和众人打成一片,有手术了,手术餐就和大家吃在一起,从来不开小灶。问题是,这可苦了我们,为啥?答:胃吃不消。打饭师傅看到吴老自然偏心些,要多给他点饭菜啥的,体贴他工作繁忙,而且次次很多,原因是吴老次次吃得精光……他哪里知道,那些饭菜实际下吴老肚子的,有三分之一就了不起了,剩下的三分之二,都进了我们的胃!和吴老一起吃饭,只见他速度极快地把自己盘子里的菜夹到我们餐盘,笑眯眯地看着,说“这个好吃,快吃”,还不允许吃剩,谆谆教导“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哎,我们是比较“辛苦”,因为吃完自己一份,还要吃掉吴老那份……本人外号“大尉”(音:大胃)是也,拜吴老所赐。

吴老十分关心年轻人的成长,他常说“年轻人要敢于闯出去,不要怕犯错误”、“关键要有真本事”、要“能做、会写、善讲”……他真心实意地鼓励人、帮助人、鞭策人,我很有体会。2004年,我转业后,吴老赠送给我他所著的《肝脏外科学》,在第一页写上“张华同志,努力学习,更好为人民服务!”……殷殷期望、嘱咐,每思至此,仍备感温暖。

吴老夫人与吴老同姓、同龄、同学、同班、同行业,几十年伉俪情深、相濡以沫,对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亦亲如己出,我单身未成家时,离父母远,常去吴老家蹭吃蹭喝,佩煜教授总是香茗、糕点、糖果……热情招待。现如今自己成家立业,有了烦恼、伤心、困惑事,也经常找二老絮叨絮叨,佩煜教授总是耐心倾听,热心出主意。说来惭愧,本人参加杨浦民防办副科长竞聘,还在佩煜教授面前试讲了一番,老教授指出:一主题不明,二过于平淡,三层次不清。改之,竟获成功……

吴老近90高龄了,每天仍不知疲倦地工作,为肝胆事业奔走呼号。有一次问他:“吴老,您现在为建肝癌中心如此奔忙,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从政,那建这个肝癌中心不是简单得很?”他不假思索说:“我一个小老百姓做啥官,把肝胆这件事搞好就可以了!”

建党90周年,组织号召我们向先进人物学习,因本人在吴老身边工作十余年,一时间颇有体会感慨,是为记。(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