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不愿与吴老一起出差

2012-06-27 16:06:00

能与吴老一起出差是每个吴氏弟子都梦寐以求的心愿,我是吴老上百位博士研究生中的小字辈,毕业后工作十余年才盼到与导师一起出差的机会。20077月至200910月,因工作需要我陪吴老出了三趟差,但每次回来都带了不少“遗憾”,至今想来还有些“愤愤不平”——“不愿”再与吴老一起出差了。

一不愿:不能喝酒!

20077月,我陪吴老一行赴四川商谈合作共建“上海利卡汀临床研究发展中心”事。出发前,吴老指令随行人员一律着军装,并专门叮嘱道:“我们是代表部队医院与地方企业进行合作谈判,言谈举止要端庄,处处要体现军人风范。”抵达成都,我们一行受到合作方的隆重款待。欢迎晚宴上,华神集团董事长兴高采烈地对吴老说:“吴老,您是我们德高望重的长辈,您老曾在宜宾的李庄学习生活多年,我们特地为您准备了五粮液酒厂内部特供的原度酒,希望宜宾的酒香能唤起您当年在李庄的美好回忆。”我暗自高兴,这五粮液原度酒我可没品尝过,心里也就蠢蠢欲动起来。不料,吴老巧妙又不失礼节地回答道:“十分感谢董事长的热情款待,由于我们都穿着军装,今晚不便喝酒,否则会面红耳赤,满嘴酒气,影响军人形象。”他不喝,谁又敢喝呢?

二不愿:不能观光旅游!

20081月,我陪吴老去广州参加肝癌靶向放射免疫治疗研讨会。本来下午2点起飞的航班因故一再延误,眼看天色已晚,我们都建议他取消行程。但吴老却坚持说:“既然已答应主办方,就不能随意取消行程,一定要按时到会,为人要讲诚信!”我们到达广州已是深夜。第二天,吴老一早就起床,修改完多媒体幻灯后准时参加了会议。会后,主办方特意安排我们观光旅游。但吴老却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们是来开学术会议的,医院的事情又很多,就不去玩了!”当天下午即带我们飞回上海。

三不愿:不能安心睡觉!

200910月,我陪吴老赴西安参加第二届国际肿瘤标志物大会。会议主办方在五星级宾馆为其安排了豪华套房,并为他的秘书和我安排了单独的标准间。到了酒店后,吴老看到他的卧室外还有两张客床,便马上对我们说:“这里还有两张床,快去通知组委会把你们两个房间退掉,你们两个晚上就睡在这里!”我们说:“吴老,这也是大会组委的一番好意,以便您好好休息。我们睡在这里,万一夜里打呼噜或有个什么动静岂不影响您休息?”吴老严肃道:“我没那么娇贵!你们年轻人要注意勤俭节约,能省一点是一点,人家办会也不容易。”最后,我俩只能睡在吴老套房的外间。因怕影响吴老休息,那一夜我连翻身都不敢。

这就是德艺双馨的吴老,可爱更可敬的吴老。(杨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