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88岁老兵的“不老”传奇

2012-06-27 16:07:00

这是一个老兵的传奇,他的军龄与共和国同龄,60年军旅生涯使他兵心愈坚;这是一个不老的传奇,88岁高龄的他思维敏捷,身体硬朗,担负着一个三甲医院的管理重任,还可以连续主刀3台肝脏手术。

老兵不“老”!吴孟超院士,我国肝脏外科开拓者、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八一”前夕,记者走近这位传奇人物,亲身感受了他的一天——

 

730,星期四,早8点,办公室

我们刚在医院的走廊里站定,就看见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吴孟超健步走来。当门口的哨兵向他敬礼时,戎装在身的吴孟超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走进办公室,吴孟超一边把手里的文件袋放下,一边穿上白大褂。

“先让病人进来。”门口围着不少人,有工作人员,也有病人和家属。

今天的两个病人一个是3年前肝癌手术后来复查,一个是从哈尔滨慕名而来。吴孟超看了前者的片子和资料后,笑着说:“情况不错,肝脏恢复得很好,肝功能也很好,不用担心,回去后正常生活,定期检查就行了。”一席话说得病人和家属眉开眼笑,一个劲儿地鞠躬感谢。当吴孟超查看哈尔滨病人的片子时,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头,又反复地看了看,并和助手说了些什么。放下片子,他抓住病人的手拍了两下:“以前得过肝炎吗?现在怎么不舒服?”在听了病人的回答后,他又说:“别紧张,现在要再查查,等会儿我先给你做个B超看看,需要住院就住院。”转头让协理医生带病人去B超室等他。他还要处理些公务。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吴孟超的主要心思就放在了三件大事上:一是“十一五”国家重大传染病肝病专项课题,二是建立国家肝癌诊疗科学中心,三是建设肝胆医院安亭新院。今天来找他汇报的就是肝癌国家科学中心和安亭新院建设的事。10分钟后,吴孟超签完需要他签字的文件,听了简短的工作汇报,从抽屉拿出另一副眼镜,健步朝B超室走去。

 

9点半,手术室

9点半,吴孟超准备他最辛苦也是最快乐的工作——做手术。他把手术室叫“开刀房”,到了这里,立即会兴奋许多,连步子都变得灵活而轻盈,微笑着与医生护士们打招呼。

吴孟超常用的手术室是6号房,在走道的最里面,走进去要经过另外9个手术室,他常常不经意地往每个手术室里瞄一眼,不知道是检查弟子们的手术还是习惯性动作。而手术室里的所有医生和护士,只要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两个大大的眼镜片”,就知道吴孟超准备进手术室了。

走进6号房,吴孟超并不急于洗手、消毒、换手术衣,而是带着助手再次仔细查看被手术者的片子,看上一两分钟后,才转身出门洗手。助手吴东副教授说:“这是吴老多年养成的习惯,手术之前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他要求我们也这样做。”

吴孟超洗手非常仔细,就像一个刚入道的新生。他说,认真洗手是减少病人感染的重要手段,也是每个外科医生都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

再次走入手术室,吴孟超从护士手中接过手术服,熟练而敏捷地将双手插入袖口,戴上无菌的橡胶手套。他的动作潇洒、快捷,根本看不出半点老态,甚至比年轻医生还要快。

身高只有162的吴孟超,每次手术都要站在类似方凳的垫板上。

今天一共有两台手术,一台是左肝巨大肝癌,一台是中肝叶肝癌,难度都很大。手术室护士长程月娥说,吴孟超做的手术多是难度大的,有时候还要到其他房间“救场”。

上台、开腹、探查、切除、打结、冲洗、缝合,吴孟超的动作像电脑程序设计和控制的一样,让人很难不惊叹他的果敢、熟练,不佩服他的冷静、从容。

不觉间,第一台手术已经基本完成,吴孟超仅用了11分钟!

接着是让人眼花缭乱的止血和缝合,在缝合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吴孟超从主刀的位置下来,剩下的交给助手。没有一点疲惫,第二台手术还在等着他。他摘下手套,慢步走向手术休息室。进来休息的其他医生会很随意地和他聊天,甚至开玩笑,我们感到,这时的吴孟超是最惬意的。

做完第二台手术,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这时,他并不急于离开手术室,而是习惯性地到弟子们的手术台边去看一看,像首长检阅部队似的,在偌大的手术室里转上一圈,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手术室。

这时,记者已是腰酸背痛,饥肠辘辘。问吴孟超饿不饿时,他说:“几十年都这样,早习惯了。再说了,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要有‘三功’——站功、饿功和憋功。”

 

下午1点半,餐厅

记者很想知道吴孟超每天吃的是什么好东西,能让他有这般的精力和体力。但当我们陪他共进午餐时,却发现他吃的并没有什么特别。

吴孟超的手术餐常年四菜一汤,菜以素为主,但会有一条清蒸的鱼,汤也是素的。这些菜基本都是从大锅菜里盛出来的。

吃完饭已是午后2点,该休息一下了。吴孟超说待会儿还有会,在办公室休息一下就行了。

 

6点,病房

开完会已是下午6点,吴孟超又准备去查房。查房是医生的必修课,除了出差在外,吴孟超几十年都如此坚持,就连星期六上午,他也会在每个病房“转悠”。

吴孟超的查房以“严”出名,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不怕他的,据说是因为他问得太仔细、查得太认真,发现问题后“骂”得很凶。

到住院部5楼的时候,大家正忙着。吴孟超叫来吴东,一起去看上午手术的病人。

这时病人正在术后昏睡。吴孟超轻轻走到病床前,一只手拉着病人的手,一只手轻轻地放在病人额头上。这时病人已经醒来,吴孟超笑容满面地俯下身子问道:“感觉怎么样?伤口疼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问完这些,他又示意虚弱的病人不要说话,转身询问跟在身边的管床医生。他一边听管床医生报告病人术后的情况,一边弯下腰看引流袋里的液体数量。向管床医生交待过注意事项后,吴孟超又对病人家属说,手术很顺利,情况也不错,不要太担心。查房结束时,他轻轻地为病人掖好被角,又一次拉着病人的手说:“好好休息,很快就好了,有什么不舒服随时跟我们说。”

接着,他又到综合三科查房。

查完房,已是640分了。

 

645分,回家

查完房回到办公室后,吴孟超把协理医生叫来,就如何答复几封病人咨询信做了叮嘱。然后,他把没有处理好的来信和需要审阅的论文一起装进一个大信封里,顺势往腋下一夹,下班回家。这些东西他都是亲自拿着,从不让司机和秘书代劳。

回到家,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吴佩煜教授已在等他吃晚饭,并早把电视频道调到了《新闻联播》,这是吴孟超每天必看的节目。

吃完饭,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翻看当天的报纸。吴孟超订了很多报纸,包括《科技日报》,每天都要翻看一遍,这样保证他这么大岁数依然耳聪目明,很多消息都能在第一时间里掌握。

 

晚上9点到凌晨1点,学习

9点到凌晨1点,是吴孟超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候。他说这是他的学习时间,向病人学习、向学生学习,也向书本学习。

他要处理病人来信、修改学生论文、为杂志社审稿、整理自己的论文集等。

病人的来信,吴孟超一定亲自拆阅、亲自处理,连咨询信和感谢信,他也从不让家人和秘书拆,他说这是对病人的尊重。以前,他还经常亲笔给病人回信,现在虽然很少那样,但每一封信他都会阅看,并安排认真处理。收到自己的感谢信,就悄悄地放在一边;表扬和感谢其他医生护士的,一定会在信封上写明:交宣传办,予以表扬。

然后,开始审阅学生的论文或科研选题。吴孟超对论文看得十分细致,哪怕是标点符号也不放过。而对于科研选题,他则有着医学大家的独到之处,常常以创新的角度引领学生去钻研和探索。

吴孟超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想的最多的是如何使肝胆外科在国际上保持领先地位,如何把肝癌的发病率降到最低,如何让肝癌病人活得更长。(张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