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什么事能比拯救生命更重要

2015-02-01 22:18:00

总结过去的一年,我想起了《中国青年报》做过的一项社会调查,其主题是:我国哪些职业失去操守的现象最严重?经12500多名公众投票,医生竟然名列榜首。在我看来,在SARS、汶川大地震等危难降临时称颂医生是“白衣天使”,风平浪静过日子时又指责医生是“白眼狼”,有失公允。然而,年终岁末之时,我们不妨反思一下,我们是否做到了医生该做的,是否具备了一颗悲悯之心。

新闻史上有个曾引起争议的人物,叫凯文•卡特。1993年卡特前往饱经战乱、遭遇饥荒的非洲国家苏丹采访。有一天,他看到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女孩趴倒在前往食物救济中心的路上,再也走不动了。在她身后的不远处,蹲着一只硕大的秃鹫,正贪婪地盯着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弱小生命,等待着即将到口的“美餐”。卡特立刻拍下这一镜头,然后轰走了秃鹫。

1993年3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首家刊登了这幅名为《饥饿的苏丹》的照片。很快,其他媒体将这幅照片传遍世界各地,引起激烈反响。人们在寄于非洲人民巨大同情的同时,更加关注那个小女孩的命运,成千上万的人打电话给《纽约时报》,询问她最后是否得救。而与此同时,来自各方批评凯文•卡特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是在他因这幅照片获得普利策新闻大奖之后。人们纷纷质问,身在现场的卡特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小女孩?有人认为,卡特应该做的是救人而不是拍照。

对此,卡特解释说:“当我把镜头对准这一切时,我心里在说‘上帝啊!’可我必须先工作。如果我不能照常工作的话,我就不该来这里。”而这一切都不能让他聊以自慰。他陷入痛苦的自责:“我没有抱起那个小女孩,我感到十分、十分后悔。”获奖后3个月,年仅33岁的卡特自杀,在他的遗体边,人们找到一张字条:“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

我不想评价凯文•卡特,只想再讲一讲发生在我国某医院的故事。一名婴儿因先天无肛住院,术后突然出现呼吸急促、体温升高等症状。患儿的父母连找了医生四次,医生都没当回事。年轻父母心急如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骨肉停止了呼吸,酿成了令人痛心的悲剧……去年11月发生在南京的“徐宝宝”事件,值班医生只顾玩网络游戏,疏于对垂危婴儿的救治,致使5个月大的徐宝宝命赴黄泉……

同样是面对幼小的生命,身为摄影记者的凯文•卡特因未给小生命足够的帮助而愧疚难当,从而走上不归路。而当“死亡”的“秃鹫”一步步逼近那奄奄一息的病婴时,这些本该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为什么竟如此铁石心肠、无动于衷?为什么不去驱走那邪恶的“秃鹫”呢?对于医生来说,有什么事情比拯救生命更重要呢?

人之所以成为万物之灵,在于人能超然于动物那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人在理性基础上生成的道德良知,使人能够推己及人,敏锐地感受到弱者的不幸,并向其伸出救援之手。因而,对弱者的关怀,确凿地表明了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显示了人的尊严与高贵,反映出人性的璀璨光芒。孟子说,看到一个小孩快要掉到井里去了,任何人都会近乎本能地把他拉住,而不会问那是谁家的孩子。孟子认为,拉不拉孩子,是人和禽兽的区别——“无恻隐之心,非人也。”那些无恻隐之心的医生,又怎堪被称为医生呢?(王蓓)

2010.2.12载于《健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