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这个舞台,没有看客

2015-02-01 22:19:00

莎士比亚说:“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男女都是演员。”医院何尝不是一个舞台呢?近日,频发的暴力伤医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每天上演无数生和死、责任和救赎的悲喜剧的舞台,竟然上演了一幕幕凶杀、暴力的恐怖剧!

在我看来,医患关系之所以会发展到今天这种箭弩拔张的境地,其根源固然在于医疗卫生体制和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不负责任的媒体、不够成熟和理性的患者和家属、不足够强大的医者,恐怕也都难辞其咎。一味抱着“体制原罪论”的心态,把什么都归咎于体制,那么大家就只能袖手旁观了。国际歌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必须积极自救。在人生的舞台上,没有谁是看客。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除政府投入,改革体制外,媒体、患者、医者也都有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长久以来,很多媒体刻意放大医患关系中负面的东西,少数媒体甚至遵循着百年前美国黄色新闻潮的路数,夸张捏造,耸人听闻,盲目迎合社会情绪,“八毛门”、“缝肛门”等事件,让患方对医方产生了“习惯性质疑”,主观臆断医生见利忘义、见死不救,从而将医生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最终,尽管真相会浮出水面,但极坏的社会影响已然产生,不良的公众情绪来不及消解,又进入了下一个“热门”话题……可见,今时今日,修复紧张的医患关系,多么需要负责任的媒体!

其次,中国的患者和家属不够成熟和理性,缺乏必要的科学素养,主要体现在对医疗结果期待过高。商界精英马云那句“医院要是能使用支付宝就好了——付款后就诊,治好了病再确认支付”的玩笑,受到无数网友追捧转发。事实上,在很多患者心目中,一旦花了钱,就非“药到病除、痊愈出院、平复如初”不可。然而,实际的结局,却有可能是钱花了、罪受了,病情没有改善,反而危重了,甚至不治身亡。这是医学的悲怆和无奈。

医学原本就是一门并不完美的科学,正因如此,才有一代又一代医者的前仆后继、奋斗不息。“认识到医疗科学存在风险和局限这一事实,认识到医务人员作为人可能会犯错”,这从十几年前起就成为美国病人的义务之一。时至今日,已经到了把这一认识郑重写进中国病人义务中的时候了。

再次,医者也需要反躬自问。是的,在患者压力天下皆知的今天,我们的压力外界却知之甚少。与此同时,来自精神的回报和尊重一天天减少。是的,舆论无情地、不公平地审视我们,制度的不健全、不科学最后也都集中在我们身上。我们承担着来自病人类似对上帝的期待,却脱不了一个凡人的身份,这让我们幻灭和痛苦……

但是,哲人告诉我们,世上所有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历经艰辛、受尽苦楚去追寻。和谐的医患关系同样如此。仔细想来,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真的无懈可击?当我身心疲惫的时候,我有没有对永远看不完的病人不耐烦、不解释、不体恤?我有没有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对待过一个看上去很让我讨厌的病人?那个再也无法治愈的17床,我是否给予了她足够的帮助和安慰?

听说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病人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是脚部感染导致脉管炎,必须截掉半条腿,然后就不再解释了。病人半信半疑,第二天从医院逃跑了。其实,医生的诊断没错,后来还是进行了截肢,但这件事说明了医生与患者交流时的方式和态度是多么的重要。良言一句三冬暖,对病人更大的尊重来自平等的交流。

医生因患者而存在、而成长,患者在医生帮助下才能摆脱病魔、恢复健康。医患关系理应成为社会上最和谐的人际关系,合则两利,失则两伤。这是医患关系最为光明的箴言。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是一条漫长的路,在这条路上,医患双方别无选择,只有携手向前。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从前有一个终生行善的人,去世的时候被送到天堂。天堂的接待人员不慎出错,把他送下了地狱。几天后,撒旦怒气冲冲到天堂之门控诉:“你们送来的那个人完全破坏了我的威望!他一来就开始倾听人们,直视他们,并跟他们交谈。现在,每个人都在分享他们的感受,互相拥抱和亲吻。地狱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你们立刻让他进入天堂!”是啊,心怀足够的爱来过好每一天,就算有一天你错进了地狱,魔鬼也会亲自将你送回天堂。(王蓓)

2013.12.6载于《健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