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两名重症患者在心内科获救

2018-12-18 19:05:00

 

11月份心内科收治了两位特殊患者,一位青壮年重度心力衰竭,另一位老年人慢病缠身10年,二十天不言不语。经赵学教授等医护人员精心救治,均迅速康复出院。
      38岁的袁先生来自吉林,去年初发现劳力性气急,慢步行走最多不过千米。今年10月开始夜间阵发性端坐呼吸,无力举步上二楼,随之全身浮肿。吉林大学附一院住院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晚期合并左心室附壁血栓,病情危笃,推荐至北京安贞医院心外科,心脏超声示左心室较正常增大2厘米,心尖部附壁血栓29*25mm,射血分数仅有25%,建议心脏移植。患者无法接受现实,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到上海求医,经朋友推荐来到我院。入院时心率110次/分,心搏极弱。赵学主任的思路是,若诊断原发性心肌病,病人预后极差。若确诊继发性心肌病,则康复有望。通过详细的病史了解到,患者15年酗酒有增无减,8年重度高血压从不用药,每次白酒8两到1斤加啤酒4-10瓶,每天饮酒1-2次,每周饮酒2到7次。赵主任果断确诊酒精性心肌病,合并高血压等于雪上加霜。家属非常感激地说,来到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后,才知道我老公的心有救啦。病人接受了全面系统完善的治疗,多种药物微调紧紧跟进,为尽快消除左室血栓脱落的潜在致残危险,合理地加大了外院给予的华法林常规抗凝剂量。1周后在夫人陪同下可以步行绕新院大楼一周,无明显气急,超声证实左心室血栓消失。第9天高高兴兴地出院。一月后长途自驾专程来院复诊,看上去不再是病人,倒像个旅行者。
      62岁的项先生10年前在上海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一直采用高剂量激素治疗。因此,下肢浮肿、气喘乏力、腹胀、肌痛、胸闷及萎靡等都被归咎为激素的副作用。近1月来不思饮食、精神萎靡、表情呆滞却两颧红润,20天来没有任何言语。赵学主任的第一感觉是不能用激素副作用来解释病情。经过全面检查,发现腹部极度胀气,肺脏极度受压,两肺底已被推至到乳头水平以上。结核、原发性心脏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等一一被排除,根据极度低下的甲状腺功能,确诊重度甲状腺机能减退。经补充甲状腺素及肠镜抽气等综合治疗,第8天赵主任查房时,患者突然慢慢成句地对起话来,陪床的老太更是喜出望外。12天后食欲增加,露出微笑,排便通畅,身体状况全面恢复。(韩旭